百度搜索 恩公别怕,我来救你啦 天涯 恩公别怕,我来救你啦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吃过晚饭,朱江又让女儿领着何秀才在后院假山荷池转了几圈。你懂的呀,要说老夫老妻吃饱了饭去散步,基本上内心是没有任何波动的,但小年轻,尤其这种情窦初开的,肩并肩走在一起,想贴近一点,又不大敢贴过去,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感受异性散发的诱人荷尔蒙,走着走着,偶尔两人的手不经意间碰了一下,便都羞红了脸,心中小鹿乱撞。

    初恋时暧昧期的小悸动这种体验,可以说人的一生只有一次,从第二次谈恋爱开始,就不会再有这样的感受了。再多换几次恋人,多谈几次恋爱,内心的情感就变得与爱情无关了,只不过像逛街购物一样这个性价比高,我要这个。

    初恋的暧昧期固然美好,但是已经没有时间让这两个人细细品味了。送走何秀才的时候,朱江便委婉将实情告知。“委婉”的意思就是,他不会直接说,你小子赚大发了,要不是被逼无奈,你才娶不到我家的闺女呢!而是表现出十足的诚意,说他家闺女进宫当宫女供人使唤,还不如嫁给有文化的秀才幸福,如若何秀才不嫌弃,便帮个忙,娶了他家闺女。

    何秀才早就动心了,只是自己一介贫寒书生,方才还在暗叹命苦,配不上人家大小姐,现在听朱江这么一说,心里乐开花了!

    次日天明,朱江一开门,何秀才的帖子就到了,双方开始过细贴,半天功夫,就把婚事定下来了,也就是说,朱江如愿以偿,帮女儿拿到了结婚证。

    这下就不必担心女儿被官兵送进宫里去了,可又有一节,何秀才是朱江理想中的女婿吗?显然不是,他并不想把闺女嫁给一个穷酸秀才。婚约虽然定下来了,但是朱江以“时间仓促,从长计议”为由,未定婚期。

    何秀才想得简单,反正我们立下婚约,这姑娘就是我娘子了,婚姻大事须马虎不得,等岳父得了空,我们再商量此事,挑个好日子拜堂成亲不迟;朱江的想法与何秀才恰恰相反,立下婚约乃是无奈之举,能拖就拖能赖就赖,最好永远不成亲,最后找个法子,让婚约作废。

    缺少了拜堂成亲这一环节,朱婧涵就始终不是何家的人,因此也不进何家的门。何秀才只能到朱家跟大小姐谈恋爱。谈了大半年的恋爱了,何秀才三番五次询问成亲一事,朱江只避而不答,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

    半年的时间,很多事情是会有变化的,譬如说,朱江结识了一位年轻有为的富商朱征的儿子朱江的理想女婿。

    朱江并不认识朱征,只是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朱征的儿子。后来朱江想办法与朱征见面,两人定下计划就说朱江和朱征两家世代交好,又是同姓,便似一家人一样亲,因而早已指腹为婚。事情就变成了,朱江的女儿本该嫁给朱征的儿子,何秀才是来捣乱的。

    朱江派人去请何秀才把婚约拿来,说是核对一下信息,择日成婚。这个呆秀才笑得合不拢嘴,屁颠屁颠就拿着婚约跑过来了。结果,当着何秀才的面,朱江撕毁了婚约,翻脸不认人,把何秀才赶了出

    去。

    何秀才也没心念书了,回家想了三天,终于想明白了我被骗了!

    嗯,想了三天才明白,就这个智商,不被骗都没有天理……

    何秀才不服,就报官来了,要跟朱江打官司。

    这个案子已经审过一遍了,知州大人拿不定主意,现在特邀胖子在旁听审。堂上坐着知州大人和胖子,底下跪着的三位,就是何秀才、朱江和朱征。

    何秀才状告的是朱江,朱征作为案情关联人上堂。还能说什么,几个人就这么点事。何秀才说,本来立下婚约,朱江把闺女朱婧涵许给了他,现在朱江不仅出尔反尔,还撕毁婚约。

    知州问何秀才:“你所言属实?可有相干证据?”

    何秀才说:“我有一纸婚约为证。”

    知州说:“呈上来。”

    何秀才说:“被朱江撕烂了,无证可呈。”

    知州喝道:“放你娘的狗屁!什么证据都没有,你是到这儿糊弄本官来的吗?!”

    何秀才说:“朱江家里兴许还留有残余碎片,还望大人查明。”这就是书呆子说的话,朱江这种老奸巨猾的人,撕毁了婚约后怎么可能会留下痕迹让人找到,早就把碎纸片烧成了灰,倒进了水缸里。你查呗,水缸里的水有点脏,犯法么?

    总之何秀才是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自己说的话,反而朱江很有理,旁边有个证人朱征,两人跟唱双簧似的,表现的亲密无间一家亲,是的没错,我们就是一家人,两个孩子打从娘胎里就早已指腹为婚了,何秀才就是来捣乱的。

    知州跟胖子说:“兄弟,这件事情就是这样,昨儿他们也是这么说的,哥哥我不知如何裁决。你说呢?”

    “我……我说什么?”胖子苦笑道,“我就是来凑热闹的,哥哥你跟我兄弟相称,可是官府审案,我可没胆子开口。哥哥你自作判断罢。”

    “不,”知州一把抓住了胖子的手,“兄弟,你不是来凑热闹的,哥哥就是请你来协助我审案的,有何看法,你尽管放心大胆说出来。”

    “既如此,我斗胆问一句,”胖子说,“那个秀才,不是说朱江家里可能还有婚约的残碎纸片么?哥哥你查过了?”

    知州说:“查过啦,什么也没有。”

    “哦,那就是这个秀才胡说八道,”胖子说,“朱江和朱征说的比较有理。”

    这位知州大人拍响惊堂木,宣布道:“何秀才胡说八道!朱江所言有理!”

    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知州大人的判决。

    知州大人也屏住了呼吸,正襟危坐,过了许久才扭头悄悄问胖子:“大伙都瞪着我干嘛?我说的不对么?”

    要不是在公堂上需要注意形象,胖子早就把牙都笑掉了,“哥哥您太可爱了……你说的对,但是你要接着往下说呀,何秀才胡说,朱江有理,然后呢?你不能光评理,你得做出个判决呀,这姑娘到底嫁给谁呀?”

    知州大人一拍惊堂木,指着跪在地

    上的三人怒吼:“混账!本官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们还不明白本官的意思吗?”

    明白呀,在场所有人都明白,既然知州大人这么说了,那就是何秀才败诉了。但是总得有个具体的判决结果呀!朱江也想说“明白了大人,没我们什么事儿了,我们先回去了,拜拜了您嘞,至于这个何秀才吗,他骚扰我家闺女,又在公堂上糊弄大人,您少说也该罚他五十大板”,朱江想说,他可得敢说呀!堂上坐的是知州大人,谁敢教知州大人如何判案?

    这位知州大人又是个怪咖,一会儿嬉皮笑脸平易近人,一会儿又火冒三丈骂爹骂娘的,翻脸比翻书还快。谁都看出来了,这是个糊涂知州,断个案子都不会断,话说一半就不往下说了,也没个结果,一句“你们还不明白本官的意思吗”,就算结案了?谁都看不懂这位知州大人在干嘛,可谁也不敢问。

    堂上又沉寂了两分钟。胖子实在是耐不住了,低声提醒到,“哥哥,你就直接说,朱家之女嫁给谁,堂上这三人,分别如何处置。”

    “兄弟你说,你说咋办就咋办。”

    这么一来胖子就慌了,本来是抱着凑热闹的态度来了,现在这位知州大人发神经了,胖子说什么他就听什么,相当于胖子在审案。胖子可就不敢乱说话了,心说这算怎么回事儿,你知州大人不断案,让我断案?我可得会呀我!弄出个冤假错案怎么办?

    胖子没了主意,就想找小稀。拿眼一扫,小胡姑娘倒是难得没胡闹,坐挺稳的,只是原先她怀里抱着的那个坑爹小孩不见了。

    “这儿呢,不用找了。”小稀扯了扯胖子的衣摆。

    胖子和知州大人低头看,才发现俩人脚下钻出来个小脑袋。

    小稀站着也就是这个高度了,脑袋刚好够坐着的人的腰部,说话的时候要仰着脸,叉着腰嘟着嘴一脸嫌弃,“你们两个笨蛋,会不会审案呀?”这个小孩才不管你是知州大人还是天王老子呢,一律都叫“笨蛋”。

    胖子和知州大人不约而同摇摇头,表示不会。胖子摇头很正常,他跟小稀的交流方式向来如此。知州大人也跟着一起摇头,这令胖子很意外天底下还有这么谦卑诚实的官员?

    “哼,这么简单的案子都断不了,还要学人当知州!”小稀噘着嘴,满脸鄙夷。

    知州大人低声下气,“是,是,您教训得是。现在该怎么办呢?”

    胖子都快从椅子上跌下去了这位知州大人……果真是脑子出问题了吧?!我说什么他都听,小稀,一个小屁孩说的话他也听,敢情只要不是他断案,谁来都行呗?

    小稀举起两只小手,勾了勾手指,示意胖子和知州大人凑近一点儿说话。胖子和知州大人就都把头埋到了桌子底下听小稀要说什么。小稀一手勾一个脑袋,往中间一收,让胖子和知州大人的脑袋对撞了一下。小稀才不紧不慢说:“你们的脑子是什么做的?他们争来争去,都只是为了一位姑娘,你们审案竟然都不传那一位最重要的姑娘上堂!”

百度搜索 恩公别怕,我来救你啦 天涯 恩公别怕,我来救你啦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恩公别怕,我来救你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小洒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洒捷并收藏恩公别怕,我来救你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